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名师风范 
 行业精英 
 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首页 Home >> 人物 People >> 校友风采 >> 正文

刚柔相济 潇洒自如 ——原中国书协理事、著名书法家贾起家先生
2019-09-12 16:01   审核人:

(一)

多次电话预约,终于令我如愿以偿,原中国书协理事、著名书法家贾起家先生与我在他的工作室相见。

坐在我面前的贾先生已年过6旬,虽已两鬓斑白,但那张儒雅劲健、气度不凡的脸上写满了刚毅、自信和豁达,那双炯炯闪光、异常专注凝神的眼睛,给人以精明、智慧和乐观之感。我几乎被这张难以描绘其风韵的脸和这双特殊的目光所吸引、所征服。

于是,我与贾起家先生谈了起来,于是,短暂的交谈便跃然纸上,贾起家便成为我笔下的主人公。

与原中国书协理事、著名书法家贾起家先生在其工作室采访时合影

(二)

山西夏县古称安邑,古为禹都,这里文化底蕴深厚、多文人墨客。既出现过段干木这样的魏文侯之师,亦出现过卫门4代书法大家。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这里更出现过彪炳史册的一代大儒司马光。而据考证,其河东贾氏,世为望族,晋散骑常侍贾弼之,唐大理丞贾德达、归州刺史贾楚珪,均可称为一代名贤。我们的主人公一代书法大家的贾起家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具有人文地域和家世渊源的环境里。

年少的起家受这样的人文地域和家世渊源的影响,自幼立志读书将来成大器。到了十三、四岁时,起家喜欢舞笔弄墨,并乐此不疲,孜孜不倦。

时间到了公元1971年,这时的起家已17岁,当他闻得乡贤尉世芳先生见多识广,并精通翰墨时,便前往拜师学艺、投帖请教。据说这位尉世芳先生民国年间曾作过国民党某部的文书,擅书通绘,对篆刻也颇有研究,其解放后曾在甘肃天水工作,后归乡,并以书自解。其书艺技高,可谓清雅纯正、大度不凡。拜其门下的起家,尊其教诲,不仅对原来柳字的结构、点画逐次剖析,而且对“二王”一脉的风格特点作了详尽的了解。在这种情形下,起家开始专攻《兰亭》、《圣教》。到了1977年,23岁的起家因为书艺上的成就被调至县文化馆工作。工作环境改善了,起家更加刻苦研习,勤奋练字,其书艺显著提高。起家的书艺不久被当时的运城区文化局副局长徐文达先生发现,并从此与之建立了30多年的友谊与师生关系。这个徐文达先生是河北完县人。早年参加革命,解放后到山西工作,曾任山西省博物馆副馆长、名誉馆长,是1962年山西省书法研究会筹备小组成立时的成员之一。1981年山西省书协成立后为副主席,其书艺水准颇高,对起家有着很大的影响。

一个好的书家应该是综合学养兼具并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特别是应懂古典文学、历史学、书史书论。

公元1982年,贾起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深知知识无止境、求知要心更切的贾起家,抓住在大学里的极好学习机会,坚持阅读大量的文献资料,从古典文学到历史学,再到书史书论,他废寝忘食,甚至有时通宵不眠。

聪明在于勤奋,智慧在于积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贾起家的努力获得了很大的成功。1987年,在中国书法家协会山西分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起家被选为山西省书协常务理事。1989年,起家调至运城地区文联,任运城地区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他担负起了培养书法人才的重任,并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办法,邀请专家学者到运城讲学,外出听取专家批评,组织重点作者参观各种展览等等,使运城地区的书法事业出现了繁荣的景象。

起家是一个勤奋的书家,虽然他在书法方面有着良好的天赋,但他仍勤奋学习,刻苦研读,认真临贴。据不完全统计,自1981年起他的书法作品收录于各种书册多达百余次。他曾入展第二、三、五、六届全国书展,四届全国中青年书展,是第五届国展“全国奖”的获得者。

1996年,起家迁居北京,并任中国文联牡丹书画艺术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主持日常工作,在京城这个中国文化的中心名家云集,学术讲座甚多,各种展览不断,各种交流和研讨活动颇多,无疑这些都对起家书法艺术的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

时间到了2000年,这是一个值得庆贺、值得骄傲的年份,也就是这一年,起家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三)

书法是一门严肃的艺术,他要求书家要承传统,并在此基础上求新,进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我们的主人公贾起家就是如此。

早在1977年时,那位起家的恩师山西老书家徐文达就称赞他:“间架准确、用笔圆润、章法清整、法度严格。”说:“他是一个成熟的、有成就的、有个人风格的青年书家。”起家不为此而陶醉,他深知自己前面的路是曲折的,是任重而道远的。

起家深知学无止、艺无涯的道理。观时下学书者众,然多半重于临池而疏于理论,起家则不然,习书同时不忘钻研理论。他饱览了历代名家书论,通读时贤今人书评。在此基础上勤学苦练。

采访中,起家告诉我,他曾苦摹《兰亭序》数百遍,而柳公权的《玄秘塔》则达上千遍,他说愈深入进去,愈觉得自己很渺小。为读懂《兰亭》他寻得碑拓十几种,临本二十来家,一一对比,找出差异,从精微处体会右军心路历程。又几次通读《陶渊明集》,《谢灵运集》,《世说新语》,在心目中复活名作诞生时的历史氛围,咀嚼出橄榄般的回味。常写常新。有报道这样说:为了写好《岳阳楼记》,他找来《宋史》,先研究范仲淹的传记,理解范公抵御西夏入侵,关心民间疾苦的事迹,写来得心应手,似乎先贤就在楼上凭栏眺望烟波,风神洒脱。为了巩固心象,他楷书杜甫、孟浩然、刘长卿三家咏岳阳楼名诗,获得书外求书的大欢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意识,并且悄悄地追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并且默默地奋进。而贾起家悄悄追寻、默默进取的是把自己毕生的精力献给祖国的书法事业。

正因为这样起家告诉我:为了弄懂怀素潜意识活动在书法上的投影,他以不同笔法速度对临背临《自叙帖》、《千字文》、《食鱼帖》、《苦笋帖》,发现佳作多成于有意无意之间,不忘我,全忘我都写不出来。忘我之际,潜意识活跃,从细腻精微处体悟心欲止而笔仍行的飞动境界,破法生法的奇妙关系初步揭示,完成论文《怀素与书法的潜意识表现》,写字也上了一层台阶。他编辑《卫生书派研究文集》,读到不同书家评论家对卫门艺术的研讨,悟得仅仅当个写字人无法适应时间发展的需要,最好要做学者型的书家。山西前辈如卫俊秀、姚奠中、林鹏都是写得风格突出的学人,终生书外求书、得知不喜、失之不忧。人品之高、屹立字外。

这是多么不同寻常的境界和品德啊,这一切又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呢!

师承传统但不囿于传统,师法古人但不受制古人,贾起家就是这样一个人,也是他的过人之处。

正如有文所载:他采取骨法运锋,以气摄笔,全力赴腕,写来酣畅流妍,提按、疾徐、呼吸、行气、干湿、动静,力求自然。近十年来吃纸渐深,似不着力,/留有余地,无剑拔弩张再衰三竭之弊。字的造型重活脱,生机外溢,丰满多韵。总想把力送到纸背。起家的行书或近楷,或近草,多用中锋,偶有侧毫,不转不裹,不连不拖长画,节奏雍容和平。每划起讫交代清楚,力度到点划,没有犹疑迟滞之处。令有文报道称赞起家从篆求隶草,从隶求楷行,起家早已把握。像他这种处境与学力的书家,脱颖而出要看基本功、时机、钻研劲头与思辨能力。

是的,起家是靠扎实的基本功而成就辉煌的,起家是靠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上新台阶的。

纵观起家的作品,无论是丈六巨构,还是尺幅小品,扑面而来的都是一种清新健美、笔墨洒逸、恢弘典雅、形神兼备、情趣隽永、酣畅淋漓、春风化雨般的超脱之气,既不受制于古人,也不雷同于今人,其字里行间充满着盎然生机,其丰富的内涵寓意充分体现出了中国文人的精神向往。

(四)

就其书艺而言,我还是个门外汉,对于起家这样的书法家我不敢有太多的“枉家评论”,我的评论也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但这里我想借助一下名家们的评论,他们的评论或许是有份量的。

我首先摘录了刘艺先生的一段评语:

起家获“全国奖”的作品是行书条幅,与第四届全国书展一等奖作品类似,属于传统功力较强的一族。五届获奖作品以行书最多,楷书次之,篆隶较少,草书开始露头。行书数量多,样式多,功力都不弱。起家作品宗法帖学,源于二王出于赵董,这一传统脉络固然易于被认可,但并不是获奖的主要根据,而是因为他的行书结字稳重,布局清爽,洋溢着一股书卷气。书如其人,文静的贾起家才能写出很有文气的行书字。

起家正值盛年,创作力方兴未艾,作品日臻成熟,取得了获“全国奖”的光荣成就,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面目。然而学无止境,如何继续提升书法创作的层次,拓宽书法创作的领域,是任何有成就的书法家都会面对的课题,起家自不例外。以行书驰名的起家,不少作品中夹杂少量草字,说明他对草书的字法和笔法有一定的基础。近日拜读《贾起家书法集》(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其中有两件草书作品格外夺目。一是“草书条幅张怀瓘论书句”,一是“草书中堂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前者草法娴熟,使转流利,牵连适度,气韵贯通;后者笔墨凝重,结字沉稳,节奏明快,擒纵自如。两幅作品偶然一露却显出成熟老道,与他的行书作品风格迥异,不看落款几乎不知此草书与彼行书是一人手笔。

我也曾大段摘录赵和平先生对贾起家的评语,他这样写道:与贾先生交往多年,其为人为艺的态度和平和自然的心境让我敬重,面对荣誉或赞赏,他只当作长者的激励,永远保持着强烈的求知欲。

心气浮躁、急功近利的人不是不承认古典书法的优美,而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发掘、继承,使之发扬光大。贾起家师法晋人,30年如一日,心无旁鹜、临池不辍。他苦临《兰亭序》、《圣教序》数百遍、柳公权《玄秘塔》近千遍。为了写好《岳阳楼记》,他先研读范仲淹传记,了解范公抵御西夏入侵的事迹。为巩固心象,他还写了杜甫、孟浩然、刘长卿的咏岳阳楼诗。这些都为日后的创作能达到得心应手做好铺垫。品读书作,仿佛看到先贤凭栏眺望、风神洒脱的身影,可谓书外求书的一幅力作。

“无论做人还是做事都应循序渐进,脚踏实地。”贾起家牢记恩师的教诲,不讨巧、不卖弄,一步步实现着自己的目标。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联牡丹书画艺委会常务副秘书长,他担负着书画交流和展览的组织工作,工作与创作的互动,使贾起家视野更为开阔。这些年,他的书作入选过全国第二、三、五、六届书法展和全国第四届中青年书法展。在百余次书展中获各种奖项30余次。

徐亮先生在那篇《苍雄豪迈 典雅厚重》的文章中评论贾起家说:细观贾起家先生的书法作品极其符合中国美学中对立统一法则。他把自己几十年辛勤的功力锤炼架构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上,使作品既饱含激情又充满理性和文化骨涵。格调雍容大方,笔法内在含蓄、布局严谨、章法独具,尽得自然精妙。无论用笔的缓与急、苍与润、动与静,通篇的虚与实、险与夷等不胜枚举的诸多对立因素均得体现,在他的书法作品中,很讲究字与字之间和整个作品的布白,重虚如实,计白当黑,特别是也把空白看成是字,放在谋篇布局之列,理出黑白错落之妙趣,节奏鲜明、倾泻而出,尤其是在细微处,凝神静气之间丝毫无草率之笔,点挫轻如蝉翼游丝、重若崩云、轻倾龙须、刚柔相间、厚重有力,提按富于节奏感和韵律之美,通篇气势和字体造型潇洒自如、排山倒海、气贯八方。

刘斌武先生在那篇《法之自然求之新》的文章中这样评价贾起家:

名家之所以能成为名家,个中的酸涩、苦痛和艰辛,是外人难于知晓、难于尝试、难于理解的。贾起家先生在成为名家的创造、攀登、求索路上,既付出了常人难于想象的艰辛,又得益于他对书法艺术的心悟,得益于他的灵智。仅《兰亭序》和《玄秘塔》,他就分别苦摹了数百遍和上千遍,愈得其中妙法,愈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为体味到书者的心路历程,他数遍诵读了《陶渊明集》、《谢灵运集》和《世说新语》,将书者创作时的心态、环境、扭转、以及历史背景、人文因素等融于心中,运于腕下、书外求书、内求心源、常写常新、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勇于开拓、求知鲜活。

欣赏、品味贾起家先生的书法作品是一种享受,无论他的行书、楷书或草书,都不冗不累、不转不裹、不拖泥带水、运笔沉稳、起落干练、条理有序、交代清楚、造型活脱、生机盎然、丰满之至、韵味十足、力透纸背。无不令观者折服、敬仰、叹绝。

…… ……

够了,评论贾起家的文章实在太多、太多,我无法将其都纳入本文。我想,这难道还不足以表明贾起家的实力吗?还不足以体现贾起家的书艺之高吗?还不足以令人肃然起敬吗?

尽管起家前面的路还很远,但我深信,在书艺这条路上已经取得丰硕成果的他,一定能够不负众望,取得新的更大的辉煌。我衷心地祝愿:贾起家先生更上一层楼。

作者李清波(青波、清泉、一丁、远瞩),曾有过军旅生涯,后在党政机关任职20多年;曾任中国国际艺术家学会副主席、中国北京书画院常务院长、《聚焦名家》、《当代书画名家》总编辑;曾出版33部约2500多万字的报告文学集、人物传记、散文集、诗集、政论文集、评论集等著作;曾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举行规模盛大的《深沉的思索》(1-5卷、300万字、近3000页)政论系列文集首发式;曾在全国各地组织大型联展、个展、笔会暨各种论坛等活动数百场;曾采写过包括省部级、地市级领导在内的300多位政界人士;采写过包括中国一汽集团总裁、深圳万科集团总裁、上海绿地集团总裁在内的500多位企业家;采写过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劳动模范在内的千余位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采写过包括启功、欧阳中石、吴冠中、文怀沙、沈鹏、刘炳森、范曾、李铎等在内的两千多位书画艺术家。作家、诗人、评论家、策划家、主持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