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来稿
 师大记忆 
 木铎金声 
 我与师大 
 校友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Home >> 回忆 Memory >> 校友来稿 >> 正文

我的高考,我的一九七七——张汉语
2017-06-15 20:58  

 

又是一年高考季,看着高中学校门口张灯结彩,一幅幅激励学生备考应考的横幅标语,又让我想起了1977年我的高考。   

我是1977年初高中毕业的,那时高中的学制是两年。高中两年,正赶上所谓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整天忙着学工学农学军,忙着写批判稿,很少有时间能静下心来安安静静地学习,学校开设的课程残缺不全,文化基础十分浅薄。  

 

高中毕业后,自然而然地返回农村参加劳动,期间学会了赶车扶犁,耕耘耙耱,曾因过度疲劳困顿而把自行车骑到了树沟里,也曾用十七岁的稚嫩肩膀扛起200斤的麻袋交公粮,摔倒在粮垛上。脚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高中学的那点可怜的知识,随着汗水一滴一滴地还给了土地,还给了老师。  

 

 

1977年10月,从广播里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兴奋之余,更多的是担忧,毕竟我的知识功底不如老三届扎实,毕竟我不能像民办教师那样使所学知识在应用中不断得以巩固提高。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咬着牙,拼了命,硬着头皮也得上!  

最初队里不允许停工复习,只好白天出工,晚上补课,那时农村电力严重不足,常常停电,大多数时间是点着煤油灯看书,曾经因为看书睡着了,碰翻了煤油灯而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火灾。  

11月中旬,大队支书从公社开会回来,传达了上级指示,鼓励年轻人复习报考,我才得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专心致志地看书学习。这时离高考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我到我们公社高中听过几节辅导课,也到夏县中学复习过一周,知识零碎而简单。对我帮助最大的还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昝平定老师,这时他已调到龙居中学任教,临考前的七、八天,我吃在他家,睡在他家,他既代政治,又教地理,给我整理了好多复习题,也提供了他们学校其他各科的复习资料,使我的文史知识突飞猛进。  

 

12月5日上午,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入夏县中学考场。第一节考数学,由于过度紧张,大脑一片空白,连最简单的三角形中位线定理的证明都没有做对;解析几何中的抛物线方程本是我十分熟悉的,复习中也多次涉及到类似的题目,但由于紧张,也没能做出;代数列方程中的行程问题,我更是简单地把往返速度相加除2,以求平均速度,总而言之是一塌糊涂。随后的三门——史地、政治、语文发挥得还算正常。  

 

考后估分,数学只估了30多分,村里一位老初中毕业生对我说,今年你别想了,好好复习,明年再考吧。  

 

由于参考人数太多,那年是预选上才有资格填报志愿。预选的标准是文科每门平均61分,理科平均60分。我们一个400口人的小村子,当年有3位考生被选上,还都是我们这一届的所谓应届毕业生。在公社教育组填报志愿时,没有老师家长给参谋指导,也不懂得从高到低,形成梯度,只是自己随心所欲。尽管我一个初中老师在公社教育组工作,给了我一个小小的建议,但受我们同村一个同学的蛊惑,我第一志愿就报了山西师范学院,第二志愿是山西大学,第三志愿山西财经学院。  

随后是漫长的等待。到次年1月底2月初,邻村的几个考生先后接到了录取通知书,而我的通知书却杳无音讯,心里越来越凉,从失望到绝望。随后参加了几个学校的高考复习班录取考试,也都被一一选中。2月中旬,就在我已经完全绝望的时候,收到了山西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这时心平气静,情绪漠然,再也没有了考上大学的喜悦。  

3月18号入学,我自己背着铺盖卷,从半坡村站坐火车到临汾报到,快到候马时,有一个人坐到了我对面,看我背着行李,问我去哪里,当他得知我是去山西师范学院上学时,说你才十七岁,急什么呀,到候马下车吧,回去再复习半年,考一个理想的大学。  

进入校门,惊鸿一瞥,我当时就惊呆了!天哪,这与我心目中的大学也相去太远了!破败的校门,低矮的平房,坑坑洼洼的路面,怎么也不能让我把她与“大学”两个字连到一起。心,凉到冰点。木然地跟着高年级的学兄把铺盖卷放到宿舍床上,连打开的心思都没有了。  

 

 

入学后,我到系办查了我的分数,当得知我的高考成绩在我们班文革后的考生中名列第二时,我都有了退学的想法。  

入学教育使我了解了学校,熟悉了老师,结识了同学。特别是我们班里的这四十位同学,使我感到了十分惊奇,最大的比我大14岁,他们拖家带口,克服重重困难,一心向学的精神使我感动,他们的高考分数使我自惭形秽,也使我渐渐地安下心来。  

 

那时的大学生活,根本没有现在这样丰富多彩,但由于大多数学生都经历了求学的坎坷,十分珍惜这失而复得、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们根本无暇顾及条件的简陋和物质的匮乏,大家宵衣旰食,焚膏继晷,孜孜以求,恨不得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文革中浪费的时间全部补回来。受其影响,我也渐渐地平复了心境,进入了状态。地理系师资水平当时在师范学院是最好的,野外实习也比较丰富多样,这些都使我对这门专业产生了一定的兴趣,学习劲头渐入佳境,最后以不错的成绩顺利完成了四年的学业。  

 

40年了,一幅幅画面,恍如昨日,深藏心间,挥之不去……  

 

现在回想起来,每每唏嘘感叹。是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是山西师范大学为我奠定了知识基础,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才使我有了今天的成就。  

感谢高考,感谢山西师大,尤其感谢我的高中班主任昝平定老师!  

 

作者:

张汉语,男,1960年2月生,中共党员,1982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大学,1998---2000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行政管理研究生班,曾任运城中学校长、运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长,现任运城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长。省高中校长协会副会长,山西省高等职业教育协会师范专业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学地理高级教师,山西省特级教师。先后获得“运城市十佳青年校长”、 “山西省教学能手”、“三晋名校长”、“山西省劳动模范”、 “全国十佳高中校长”等荣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