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来稿
 师大记忆 
 木铎金声 
 我与师大 
 校友来稿 
当前位置: 首页 Home >> 回忆 Memory >> 校友来稿 >> 正文

那时的大大梦想,现在的小小愿望
2017-06-15 21:10  

虽然读的是师范大学,最难忘的却不是漂亮师姐师妹,而是暑期“三下乡”活动。一段整整25天的时光,跟一群三年级的孩子“厮混”在一起。     

三年级的孩子,大抵都是九岁或十岁样子。这个年龄,已经超脱了所谓“匪(意指调皮捣蛋)”的阶段,开始能够理解家人、理解朋友和身边的人。而也开始逐渐拥有自己的想法和梦想。     

其中一个孩子,名叫卫辉。故南小学的老校长,希望我能够重点关注一下。因为孩子父亲在他未记事时,就去世了。母亲独自带着小卫辉过,很不容易。卫辉很懂事,学习也用心。但成绩属于中等偏上。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暑假“三下乡”中的支教活动,故南小学属于重点小学,那种光靠死记硬背、仅有书本知识的学习方法得来的成绩,已经无法挤于学习最好的前5名佼佼者之列。我发现,试卷和平时教学观察表现,是综合一个孩子书本知识、课外阅读、电视节目观看、电脑上网学习和外出旅游、家人谈论、课外参加培训学习等的综合后的体现。这种体现,尤其是在开口说话、写作和知识面上,拉开了巨大的差距。简而言之,就是家境越好的孩子,占据了综合成绩前5的位置。家境差的孩子,最努力最聪明好动的,也仅仅是第6到第10名。而且,最为严重的是,除去几个特别勤奋的农家子女(在一个班35人的普遍情况下,这样的孩子,有5-8个左右)外,全班成绩,明显呈现出从家境好到坏为序,呈现出成绩也由好到差的表现。而综合成绩倒数5名,均为家境最差的几个。     

家境的好坏,按照老校长的说法:只能够保证把孩子送到学校,参加正常的上学外,再无其他任何课外学习的,就是家境差的;除了保证孩子正常的学校学习,还能够拥有课外阅读、电视电脑学习、旅游、家人辅导或参加课外学习班等的,就是家境好的。当然,老校长的说法,可能忽略了那些就算有能力财力,也不注重孩子教育的。但这个毕竟是极少的特殊情况。这样的,我所支教的班里,确实还有一个,但这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为中等,基本上小学三年,成绩都是18-20左右。所以,其实他的因素,对整个情况,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于是,在后来的教学中。我上课的时候,也就有意无意多叫卫辉回答问题,或者来协助教学工作。卫辉果然积极性高了起来,在几次的口头作文和数字游戏中,都有出色的进步。10天下来,他已经突破了第6名的限制,进入到第3的位置。但却始终无法赶上第一名的一位小女孩和第二名的一个小男孩这两位,年龄上比卫辉还小两个月。经过我的了解,这两个孩子的家庭,在村里300多户人家中,是属于最富有的10户人家中的两户。两个孩子平时经常随父母外出旅游,并且阅读量很大,也很杂,而且早在一年级的时候,父母就为其配备了上网电脑。知识量和经历储备,决定了最终的综合能力和综合学习成绩。这亦然已经从孩子们这里,得到了验证。     

在支教进行到第15天的时候,我已经和小朋友们非常熟悉和亲密,尤其是卫辉,更是关照对象。记得是一个周五下午,卫辉午休后来找我,准备一起到教室。在我和他准备出宿舍门时,卫辉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突然问我,“董老师,你能把你喝水的那个杯子送给我吗?我特别喜欢,特别想有这样一个杯子。”我听了后,觉得有点吃惊。那是“三下乡”的标配之一,用来喝水的杯子。我去上课时,接一杯水放在讲台上,口渴时用来喝。当时觉得那个杯子很好看,全不锈钢的,军装绿色,上边印着红的学校团委全称,还有校徽。也本来想着,等支教结束,就把它当作纪念放起来。想不到的是,卫辉提出了这个要求。     

我记得,孩子们上午8点上课,11:45下课回家;下午14:30上课,17:00下课,真不记得他们会带水、喝水。而且,家访的时候,他们喝水,不是普通的玻璃杯,就是直接用碗,说是用碗开水凉得快。     

我不清楚卫辉怎么会突然有这样一个希望。但我略一思考,还是拒绝了他,“卫辉,老师要用它带水到课堂上去喝,如果给了你,就没杯子带水了。”略顿一顿,我又补充到,“你看,这个杯子,印的我们学校名,而且是专门针对这次支教的,它对老师很有纪念意义。说实话,老师舍不得。”     

卫辉没有再坚持,但肯定会有些低落。     

后来,我送了他几本适合学生阅读的读物,他就又高兴了起来。     

如今,那次支教,已经结束11年了。支教结束后,因为当时电话和手机基本上没有普及率。打电话,基本上还是到村子里的小卖部或者话吧里打。跟孩子们和校方,都不再联系。老校长,估计也退休好几年了。但这件事情,却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发生后三年内,我实在没觉得什么。还觉得自己处理得挺好的。但三年后,一直到今天,我实在是后悔:拥有那个杯子,对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都只是小小的愿望;但对那时的那个孩子,却是大大的希望和梦想。     

或许,他曾在商店里,看着那个昂贵的漂亮杯子,几次望洋兴叹。因为,他是穷人的孩子。而一个几十元的杯子,在当时的他来看,实在是太贵了。现在再想来,我觉得自己好蠢。一个杯子,该送给这个可爱的孩子的。不过,聊以自慰的是。我相信:这个孩子的这个希望和其他希望,现在,一定全都实现了。     

我记得,今年他21了。他应该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祝他一生安康,也祝他孤独的母亲,快乐幸福。     

作者:

董江波,网络作家、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届网络文学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半壁江中文网和明月阁小说网创始人、天涯社区著名版主、专栏作家,先后出版长篇小说《孤男寡女》《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诗集《春花秋叶》,长篇小说《永远的纯真年代》,最新作品《禁术之王》正在长江中文网连载当中。   

关闭窗口